【自創】逝之櫻。

 

※文前小介紹:

這是上國文課的時候聽到的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切腹超美!!!ウワァァ━━━━━。゚(゚´Д`゚)゚。━━━━━ン!!!!(表符錯)

咳咳,切腹其實是一種自殺儀式,切腹者直接於腹部割開十字形狀,扯出內臟,直至失血過多死亡,但是這種方法難度過高,所以後來發展為切一刀以後由介錯斬首。

介錯者一般是劍道高手,因為他必須要在自殺者切出第二刀之時,即揮刀向切腹者的脖子斬下,但不完全斬斷,讓頭和脖子仍有一絲牽連。

亦有一些切腹者會以扇子或木刀來代替切腹用的小刀,作為形式上的切腹,事實上是被介錯人直接斬首而死。

以上節錄自維基百科─切腹。(#)

 


逝之櫻。

 

 

  原來,已經到了這個季節。 

 

  粉色、桃色、白色的花瓣如柳絮般紛飛飄落,漫天都是櫻花的芬芳。

 

  這棵櫻花樹已有了百年的歷史。青年撫著它年老的軀幹,緩緩地露出溫暖的笑容。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接著跑到青年面前的、是一位長相清秀,但氣質卻十分成穩的少年。

 

  青年猛然將手中握著的刀橫舉到少年面前,像是要少年接下那刀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我雖已聽到成命,但我不相信您會犯下那種罪過!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出錯了。而且,這把刀我絕不會收。」氣喘如牛的少年後退了幾步,墨綠的瞳眸彷彿覺不會動搖。

 

  青年又向前走了幾步,舉起另一隻手,幫少年把飄落在他褐髮的花瓣取下,然後用更加堅定的黑眸望向墨綠。「我當然沒有犯下那罪過,但一切證物都圍繞在我身旁,所有犯罪的矛頭都指向我,我想、我已無法脫罪。況且這樣懷著汙名活在世上,是我身為日本子民最大的恥辱。」

 

  抓起少年放在大腿旁緊握的拳頭,並且將它鬆開,接著把刀放進他的手心。「還有,收下吧,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這任務才會由你來執行。」語落,青年轉身走向櫻花樹,束起及腰的黑髮在少年眼前飛揚。他先再次摸了摸櫻花樹,且跪坐在那樹下。

 

  但在青年轉身的那個剎那,似乎有什麼改變了

 

  啊啊,是少年、是少年啊。

 

  方才擔心緊張的神情像是完全變了樣似的,少年的嘴角勾起狂妄,興奮地將刀鞘拔開,隨意丟在一旁,踏著緩慢的步伐,走向那不斷飄落花瓣的櫻花樹。

 

  青年把藏在衣袖間的扇子拿出,做好儀式的準備。而少年站在他身後,傾下身在青年耳邊低語:「其實啊,那些事都是我做的呦。我一直一直一直、都很恨你。」

 

  緩緩高舉的雙手緊握刀柄,使盡力氣揮下──

 

  「我知道。」

 

  瞬然停頓引起的氣旋打在青年的頸項上,冰冷的殺氣並無動搖青年任何一絲情緒。

 

  「所以、我是來贖罪的。

 

  喀咚。

 

  滾落的頭顱微笑著、嘲笑著少年的愚昧,四濺的血花染紅的雪白的衣裳,綻放的血花將會孤獨地、永無止盡地獨自活著。

 

Fin.

 

 

 

 

文後作者小該該(?):

恩恩最近我會嘗試一些不同的文風( ´ ▽ ` )ノ

像這篇就沒有太多的解釋,只是一部份、一個片段而已。

至於(可愛的小)少年為何會突然變了樣,可能是因為我像讓他有所不同,想讓他與青年的瓜葛更加地深刻吧。

(有人看出來嗎他的頭全砍斷了喔喔喔喔喔喔喔)  (?)

希冀有人閱讀,希望有人喜歡、了解。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