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只是個寫手的小天地。 又吵又沒有意義又聒噪又慢更的所在。

 

飛,Asaka,朝響。

 

近期陷入HQ狂熱中。

 

目前分類:連載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少見的文前小提醒:其實張莫的名子是四六那兒借來的(我沒跟他說啊啊啊啊我不敢啊啊啊啊啊(##),最後還是要改的有人有建議ㄇ(?)

※張默或張墨之類ㄉ。(no

※然後02有修改了一些BAG,有興趣者可以去找找看哪裡改了喔!!(沒人#

 

 

03 九局下半打出的全壘打,零秒時的三分球,那樣、那樣的奇蹟,他並沒有。

 

  自從張莫一家搬來彰化,兩家人都一起過年過節,無疑是因為張媽媽和陳媽媽談得來。

  這次中秋辦在張家,張莫話也不說一句地就騎向自家門前,陳晞的嘴角有些許抽搐。嘛,雖然家就在對面就是了。

  才剛靠近濃濃的烤肉香就撲鼻而來,陳晞吞了口口水,可是這樣並無減輕幾小時來旅途上的飢餓。但做為晚輩回家鄉第一件事就是必須到處寒暄問暖,就算你不做你娘也會拖著你去做,做為陳家的乖兒子,他要忍。

 

  張莫一到家便繞過在小巷內的烤肉區直奔家中廚房的冰箱,撈了幾瓶飲料和酒又在次走向屋外,看到陳晞的狀況,他慢慢的走向那方,同樣將某人給撈走,留下在一旁的張媽媽的怒罵。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 他覺得自己像個孩子一樣逃避現實,想像鴕鳥一樣在地上挖個頭然後把頭埋進去,假裝自己看不見也聽不到。

 

 

  忐忑地站在車站門口,陳晞不斷的在出入口徘徊,天色像快暗了,橘紅只剩一絲暉。 

  九月底的天氣不冷不熱的,所以他只套了件T-shirt就出門,沒想到,現在卻感到一陣陣惡寒爬上背脊,似乎手指也從指尖冰冷了起來。

 

  在陳晞呆望著行經馬路的車龍,沒注意到一個走失的孩童正往他那兒衝去。就在下一秒,冰冷的手掌被溫熱的體溫包覆。

  「嗚嗚嗚嗚嗚嗚嗚───把拔你在哪裡───」

 

  陳晞很想忽略他人投向他的異樣眼光,因為這個孩子哭的太慘,別人彷彿都認為他虐童似的。忍住甩開小手的衝動,他先蹲下身安撫了下不斷哭鬧的男孩,嘴裡唸著乖乖喔弟弟已經上幼稚園了吧是個大孩子了不哭不哭齁,然後抱起孩子讓他趴在自己的肩上,接著他站直身子,卻發現眼前有一個人詫異的望著他,嗯對你想的沒錯就是那個人。

 

  懷裡的孩子已經不哭了,可現在想哭的是他。

 

文章標籤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空瓶

 

※自創。

※中秋節賀文?(過了啦#

※啊對了是BL喔。

※攻受地帶模糊,作者頭疼。(艮

 


 

00  他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就像伸手打翻了個瓶子,急急忙忙去查看,缺發現裡面啥都沒有,是個空瓶。

 

  陳晞決定在中秋四天連假時回去彰化老家。放假前幾日被母親狂call的他現在一聽到手機響起的鈴聲下意識就想掛斷。來台北上大學已邁入第2年,除了過年過節陳晞其實是很少回去的,不因為什麼。

  稍微收拾了要帶下去的東西,且跟室友說聲就準備離開。說實在的他沒什麼家當,何況只是過個節,衣服在老家也有,頂多多塞個小筆電在後背包裡。

  他在大學附近的公寓和同學合租了個小套房,分擔後的房租對陳熙來說不是問題,打工賺來的錢扣掉了還有剩下許多,不太花錢的他認為這樣就很足夠了,在幾個月前已不跟家裡拿錢。

  大學附近有個夜市,旁邊緊鄰著捷運站,是個十分方便的地方。坐上捷運,陳晞盯著外頭什麼都看不見的黑色,邊上的聲響環繞在耳旁。到了台北車站,站內充斥著各種人們,學生、上班族、旅遊者,各自忙碌著。那時剛來到台北的他曾被此景象吸引,後在自己也成為其的一份子時,卻懷念起家鄉的寧靜。

  站在月台邊上等著火車的到來,頭頂上的字幕版上打著「小心天兔颱風來襲恐轉為強颱」的字樣,陳晞陷入過往在腦中劃過的軌跡。

 


01  有人說,初戀是最甜美最難忘的,的確,可他媽他卻發現自己原來男人也可以!

 

  陳晞這名子看起來聽起來就挺文藝的,而且還跟「晨曦」兩字完全同音,有些同學們在FB或LINE上就直接不改字打上晨曦。還記得小學時第一次教到「曦」字時他還問媽媽他是不是在太陽剛升起時出生的,可他阿母卻回答他娘是在月黑風高的凌晨蹦出小陳晞的。那為何取這個名子?理由很簡單,在他倆夫婦要去報戶口時拿了本字典出來,阿爸豪氣一翻。

  張莫第一次聽到這故事時,笑了好久。

 

  陳晞還記得,入學那天他騎著腳踏車急急忙忙地衝進校門,本想說來個帥氣的甩尾,結果跟了他3年的小踏踏(腳踏車)竟然───煞車失靈。來不及震驚之餘,眼角似乎映入了個驚恐的臉龐........他撞到了張莫。
  這就是他們的相遇,夠戲劇性吧。

  「新生同學,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竟然上學第一天就傷了別人!還有啊我告訴你,學校大門是不能讓腳踏車進來的,要從側門───」唔嗯、保健室阿姨果然沒一個溫柔的,從小學到高中都是。陳晞邊看著她幫張莫擦腳傷,邊在心裡滴咕著。

  陳晞暼了瞥張莫吃痛的臉,自己只受了輕傷,左手腕稍微扭了下,不過張莫傷到膝蓋,頗嚴重的皮外傷,之後一兩個星期可能要跛腳走……..

  陳晞起身,問了阿姨資料要在哪填,就走向門邊。以前受傷進保健室都是要填的,高中應該也不例外。他拿起資料卡,先填起自己的名子,陳晞、一年五班,受傷地點、校門口?受傷部位、上肢?唔、然後擦傷………

  呃、接著就是那人的,陳晞鼓起勇氣,「呃、那個同學,你叫什麼名子?」張莫聽聞抬頭,陳晞這才真正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臉───靠!當初應該撞他的臉才對為全天下的男人除害(敵人)!

  張莫頓了頓,然後開口,「我叫張莫,莫是莫非的莫,一年五班。」

  淦!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