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    

 

※這次的題目是搞笑10題中的第3題,坦誠相見。

※不忍說這題目真的很可愛。

※我只是腦洞開太大。

※其實有點狗血。

 

以下正文。

 

第一印象

 據說,面試最重要的、影響最大的、就是第一印象,對吧?

 

 

  「呀啊,我就知道是你,解先生。」自原本的沉穩多了些玩世不恭,上司大人程峰撐頭坐在辦公桌前將解子清的履歷來回翻了翻,最後把視線停在戰戰兢兢的他身上,輕聲笑,「嘛,那樣的第一印象想叫我錄取你,」他額爆青筋,「門兒都沒有。」

 

 

  運氣真是背到家了,解子清咬緊牙根光著腳丫在賓館的走廊上狂奔著,不、應該說是一絲不掛啥都沒穿,看起來就像個被老婆當場抓到小三的杯具老公,其實事實的確就是如此。

 

  劈腿算是男人的天性嗎?這天他湊巧跟一群酒肉朋友在酒吧多了幾杯黃湯下肚,迷迷糊糊中有個女人貼了上來,解子清不枉他是個男人乾脆地把他交了一個月半的女朋友給忘了個一乾二淨,話不多說就搖搖晃晃地帶了女人上賓館,不曉得是哪個該死的腦胞通知了他女友而且他女友帶了一竿子混混破門而如來抓猴!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事半點都沒有幹才脫了衣服就被抓奸在床這不是杯具那杯具是什麼!!!??

 

  解子清在沿著逃生樓梯想都沒想的就往上爬一心只想躲過身後苦苦追趕的混混,幸好他一身上下最優秀的除了腳程就是靈活了,要不他怎能逃離那房間又甩的一竿子混混呢?

 

  方才他們的叫喊和女友和女人的驚聲尖叫似乎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很多人都開了門查看檔住了些許人,留給了解子清更多逃跑的機會。

 

  他不顧自己裸著身子努力的往上爬,等到到了頂層他才停下,靠著牆歇會兒他才猛然意識到最高樓層都是最頂級的房間啊!!看那個面前在走廊上的裝飾花瓶看起來多麼的名貴啊!!!

 

  震驚之餘解子清側耳聽見追趕的混混從一旁的樓梯間竄升的叫罵聲,完了!在心裡悲催一呼,他現在連砸掉眼前幾百個月薪水的花瓶來保命的覺悟都有了。正伸手靠近花瓶對面的房門正巧被開啟,高級房間內開門的是個面容俊俏的青年,但面對眼前全裸男子富家貴公子程峰顯得有點僵。

 

  解子清現在根本顧不了那麼多衝著開敞的房間就撲過去,沒想到腳滑了下直接掛在程峰身上,「我操!」他向後踉蹌了一步,臉皺成個包子,他媽覺得腰都快斷了。

 

  耳邊的叫罵聲似乎又近了,解子清下意識站直了身子轉身火速將房門關起,然後深深呼了口氣,完全忘了身後之人,呆了半晌才猛然想起。解子清尷尬的笑著緩慢轉身面對揉著腰黑著臉的程峰,「這位先生啊,我逃到你這也算是緣份,你就行行好先給我件衣服褲子穿吧!!」

 

  我操!!!程峰內心如此憤慨!!!

 

  他掄起拳頭就要往那小白臉上轟去,這一憤怒程峰用眼角餘光發現這小子身材不是一般好,雖然還差他一點,不過也夠讓他的拳頭遲疑了。

 

  解子清一感受的危險立刻彎下身抱住了程峰的大腿求饒,程峰感覺自己意識到了很糟糕的一點,暗自在內心掙扎但卻還是無法阻止眼神飄去跪在他腳下小白臉的臉上。

 

  果然是長的挺不錯的嗎。

 

  程峰突然用力搖了搖頭想把可悲的想法甩出腦袋,他竟然有點厭惡自己的性傾向了,真悲哀。

 

  滿腔的怒氣被自己的無力消滅的無影無蹤,程峰踢了踢大腿意示解子清離開然後表示太要先拿衣服給他,不管身後之人怎麼道謝程峰拿了衣服甩在解子清身上就叫他滾出去,完全不再多看一眼。

 

  結果那不要臉的小白臉竟然穿完衣服還磨磨蹭蹭的守著門不出去!!!

 

  被澆熄的怒火又重新燃起,程峰一個箭步上去一手開門一手拎著解子清就要將他扔出去,小白臉哇哇叫的說外面有追他的人程峰才沒有徹底放手。

 

  靈光一閃,程峰微微挑起右眉,這樣也挺好玩的,他暗自在心中竊笑。

 

  他又猛然將解子清推了出去,但這次他連自己也送出門外。

 

  解子清驚恐地瞪著四處走動的黑衣人然後扯著程峰的膀子低聲說,「你你你你就讓我待在你房裡一個晚上會怎樣,你看看你現在也逃不了啊,瞧哥這張俊臉他們一定會馬上認出是我不管有沒有穿衣服,這樣你也會跟著被揍啊你這智障!!!」他才不信眼前這貴公子可以打敗所有的小混混,那啥,少女漫畫嗎?他解子清是女主角嗎?我靠。

 

  程峰的臉又再次黑了半邊,他覺得的他的耐性又已經快要被消磨殆盡了,若不是他想要給這小白臉點教訓他才不會再待在他身旁半秒,「就是要你能不被他們發現我才要一起出來的啊,就你說的,你這俊臉會被發現那你你個人出得去嗎?嗯?」「那你就讓我待到明天啊大爺!」「閉嘴,走了。」

 

  兩人暴露在追捕解子清的人手之下,解子清當然顯得緊張得要命,他不經意瞥見身旁的程峰,他媽的竟然還有點笑容,這真的足夠讓他打了個不小的冷顫。

 

  接著兩個混混注意到了他倆。

 

  「喂,你看看那邊那兩個男的是不是有一個像那個解子清啊?」

  「唉?你這麼說好像有點像。」

  「走!咱們過去看看,如果抓到那小白臉這月的酒錢有著落囉!」

 

  我靠!!解子清內心大喊,轉眼程峰拉著他進了電梯,眼前一暗,程峰壓了上來。

 

  在電梯關門後他聽到門外的小混混大喊走樓梯,接著什麼都不好了。

 

  程峰將唇壓了上去毫不留情地在他嘴裡翻攪,嚐到了牙膏薄荷的涼味、嗅到了女人甜膩的香水,他突然覺得腰這次痛了下也不算太壞,尤其是聽到在那兩個小混混在追上電梯看到裡頭的景象大喊的那聲我操,心情又更不錯了。

 

  叮的一響,電梯後來平安無阻的到了一樓。解子清在最後一秒被咬了嘴角,然後程峰在他耳畔留了一句話就將他用力推出門外。

 

  等他喘過氣轉頭望向電梯它已經朝著頂樓向上爬了。

 

  那句話似乎還在耳邊迴盪,解子清摸了摸受傷的嘴角。

 

 

  「你他媽再出現在老子的面前看看,你這掃把星!老子的腰還疼著呢!!」

 

 

Fin-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