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只是個寫手的小天地。 又吵又沒有意義又聒噪又慢更的所在。

 

飛,Asaka,朝響。

 

近期陷入HQ狂熱中。

 

【青黃】喜歡。(2013.1.23微調)

 

原本應該是耀眼奪目的光線,如今只剩下遭厚厚的雲層遮擋住,而露出些許微弱柔和的光芒。細長針狀的雨珠隨著風向傾斜,拉起了透明的布幕。

前幾日還萬里無雲,沒想到從今早開始,綿綿細雨就不斷落下,真是難以捉摸的天氣。

黃瀨無聊地盯著黑板上老師用粉筆描繪出的白色軌跡,無聲地打了個哈欠。再次望向窗外淺白的布幕,靜靜地等待著眾人期待的鐘聲響起。

放課後,黃瀨起身朝體育館走去,對於周遭傾慕的視線只回報一個公式化的微笑,而身後細微的尖叫他也僅用一個轉角而隱沒再迴廊盡頭。

 繞了捷徑甩掉大批粉絲,終於來到體育館門口,黃瀨不知為何地不含笑意的笑了,接著起步走進館內。

 

記憶回溯到與他初次見面的時刻,戲劇性的相遇甚至讓他覺得太過於不真實。

起初,黃瀨就是因為他的強大才決定加入籃球部。對他,先是震撼,再來是欽佩,最後進而轉成憧憬。

青峰大輝,強得令人全身發顫,但黃瀨卻忍不住想靠近,想看清強度後頭的真實到底藏些什麼。

一次又一次的一對一,一次又一次的戰敗,但卻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充實與滿足。

不知從何時開始,最初在心中滿溢的憧憬,變成的只要有些微觸碰就會在內心無限迴響的悸動。黃瀨對這股情感感到陌生,也深覺茫然。

那時,還在迷惘中的少年,第一次嘗到了酸澀的滋味。

只是驀然回首之際,映入眼簾的是、他勾著他的肩膀燦笑的背影。他身旁那矮小的身影,似乎,比自己還要合適。

勝利後他勾著自己的頸子,爽朗的笑聲還依稀迴盪在他耳邊。但,那耀眼的畫面衝擊著黃瀨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將那歡慶的氣氛染上深褐與灰色,歡呼及笑聲戛然而止,像陳舊退色的相片,一次又一次,直到那幻境不再美好。

黃瀨不是會壓抑著淚腺的少年,不過當那股酸勁使力在他體內翻攪,然後衝上腦門和鼻腔時,他卻怎樣都無法哭泣。

比年紀相仿的同儕較早步入社會,模特兒的工作需要一定的演技,說黃瀨永遠像個孩子呆愣,是誤解;或許在多方面他都較為成熟,但對於籃球的熱忱與舒爽,是真實。

黃瀨向來對籃球毫不掩飾,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經過那次之後,他依舊如此。熱愛沒有消失,只是笑容少了些笑意,對於最靠近籃球的那人,似乎也沒有改變,只是每週三放學後相約的一對一,被黃瀨用工作因素推拖,這是謊話,毫無原因地。

 

強硬地掛上手機,胸口像是被什麼阻塞住,悶得難受,看來要對他說謊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難受許多。沒有動機,黃瀨心裡就覺得應該如此,這樣對他倆都好。

自從那通短暫地遠距離通話,他們在非必要時幾乎沒有多餘的談話,彷彿是無聲的抗議。黃瀨說服自己這樣是好的,他與自己遠離,而自己將那份情感深深埋進心底,永遠封存。

一天天過去,黃瀨覺得自己的笑容愈來愈虛偽,他與別人的互動雖並無改變,但心靈卻漸漸空洞。

 

昨晚,黃瀨突然從夢中驚醒, 方才的夢境已沒有畫面,猛然他注意到臉龐有些濕潤,手覆上臉頰和眼前,他立刻了解了。冰涼的觸感嘲笑他的懦弱,黃瀨苦笑著,躺在床上透過淚水看見盪漾地灰濛,一圈一圈地,掀起漣漪。

清晨醒來時,黃瀨的腦袋異常清晰,昨夜的情緒好像未曾出現,像是已完全放棄,卻又不捨得。

 算了,就放任自己一次,最後一次。去見他一面,就算只是在旁邊觀看也無所謂。

今日是週三,原本他與他一對一的日子,黃瀨有預感,他一定在裡面。

 

不知不覺已走到了球場入口,一抹深藍的身影從眼前掠過,又消失在門框邊際,黃瀨立刻往一旁躲起,將背靠在門邊的牆上。

用手安撫著胸前的起伏,抿著唇,他決定先偷看一眼。

眼眸慢慢地越過屏障,那身影準備要進入他的視線前,他聽到了

 

─────相似那時的笑聲,發自內心的快樂,還有,那不屬於自己的名子。

 

黃瀨的緩緩移動的視線僵直在那,場內迴響的聲音衝擊他的聽覺。

 

─────球場內不只有青峰大輝一人。

 

橘紅色的籃球以完美的拋物線投進籃框,那兩人也隨之跑到籃框下,那是黃瀨可見著的範圍。

黝黑的大手撫上,手中瞬然盈滿柔美的天藍色。

 

他重新將背靠回牆上,低著頭,稍長的瀏海掩著珀色瞳眸。勾了勾嘴角,似乎是嗤笑,嘲諷著自己著卑微的期望,他到底期待看到些什麼?那笑亦或是憐憫,哀憐自己連最後的期望也無法達成,但,達成了又如何?

身後傳來的歡笑聲依舊,黃瀨勾起的嘴角泛起苦澀的弧度。接著,腳步不自覺地動了起來,拚命地逃離著,連他都想嘲笑自己。

伴隨著他清爽地笑聲,淺黃的身影不停跑著。



跑到筋疲力盡,彎下腰喘氣時,黃瀨才發覺他已衝進雨幕,金黃覆上一層薄薄地水氣,並無溼透。

雨,還很小。

伸出手掌向上,細小透明地雨珠落在手心,細微的感覺幾乎難以察覺,有些冰冷與刺痛。綿綿細雨不斷落下,化作細針不停地札著黃瀨,剝奪他的體溫。

傾下的水珠漸漸變大。

他站在雨中,任憑雨水將他染濕。金黃的碎髮凌亂地黏在前額,黃瀨像是不在乎,只是靜靜地站著。

他想起書包內有把傘,是他在逛街時,看到那相似的顏色,就毫不猶豫地買了,都怪那深藍太過刺眼。

他低下頭笑了,沒有想撐傘擋雨的意願。

雨又大了起來。

原本落在地面上的雨聲如蚊蠅般,現在已震而欲聾。

浸濕的制服緊貼著肌膚,有些冷。

上揚的嘴角沒有落下,只是緊抓著背包肩帶的指尖已用力到泛白。

突然,那笑容瓦解了。

接著,好像有什麼從他臉龐滑落。

身軀開始微微顫抖,清澈透明的晶瑩與雨水混在一起。

仰起頭,滿溢眼眶的液體從眼角溢出。

雨,打在全身。

在眼眶裡的不是眼淚,是雨水。

抽泣的聲響不是哭聲,是雨聲。

顫抖的身軀不是哭泣,是寒冷。

 

─────為什麼,在他身旁的、不是我呢?

 

心碎的低泣轉為哭喊,一次又一次。

喜歡,喜歡,喜歡。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真的很喜歡。

稍微晃動的身影,聲嘶力竭的哭喊,都被隱沒在傾盆大雨中。

連那輕柔的淺黃,也───

 

 



啊......我果然......


─────真的很喜歡他啊。

 

【END】

 

已經預定會再出一篇HB向的,最後一句話就是這篇的吶。

我要創造奇蹟。(並不是)

今天是火神老婆親的生日耶OAQQ我到底在幹嘛喔喔喔喔(痛哭)

希望今天可以飆出來。

 

呃,做了一些微調,因為某同學之前說很一部份很像搞笑相聲(中傷)(←)

                                                      2013.1.23  做微調的Asak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舞
  • 加油~~很期待你的文章!!
  • 啊謝謝你OWQ
    多留幾個沒關係的啦(#)
    感謝您的閱讀。(鞠躬)

    飛。Asaka 於 2012/08/02 12:03 回覆

  • 舞
  • 加油~~很期待你的文章!!
  • 舞
  • 啊,留到兩個了不好意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