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

 

 

  「啪!」以一聲響亮的摑掌聲作為交談的結尾,而那人頭也不回的扭頭就走。他一向以為這樣的爭執並不會在他倆中出現,直到臉上火辣辣地生疼、離去的背影在眼前晃盪,他才發覺事情並不是如他所想。

 

  琉璃並非永遠閃爍著美麗,只要一不小心、一不注意,破碎了,就無法挽回。明明是那麼需要細心呵護的,但卻又耽溺在激情與熱戀中,不斷渴求著溫存。破裂後殘餘的,就猶如碎片裡,那廉價的餘暉。

 

  當青峰大輝睜開眼,習慣性地向身旁的位子伸出手--毫無餘溫地、冷冰冷地空蕩著。

 

  第三天了。

 

  他眼神空洞的坐在床沿,手肘抵在膝蓋上,有些頹廢地彎著身子。頭稍微往上偏,瞥見從窗外灑進屋內的斜陽,像是突然清醒似的,起身站直了身子。

 

  依舊是成對的碗筷,成雙的鞋子;慣性的做兩份早餐,泡兩杯黑咖啡,點兩份餐點,定兩張現場球賽的門票;當下意識的轉頭問話時,卻那人根本不在。這種寂寞簡直快逼瘋他,他也厭惡這樣的自己,也氣憤於黃瀨涼太。

 

  青峰大輝自認為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可現實似乎並不是如此。他以自己不曉得的方式消失了整整三天,以自己不能理解的情緒甩頭走人,以自己不能相信的理由動了火氣。

 

  或許青峰大輝,真的沒有那麼了解「他」。

 

  抑或是根本不了解。

 

-----

 

  他喜歡鮮艷的顏色,喜歡整齊的排序;他喜歡寧靜的午後,喜歡夜晚的驟雨;他喜歡溫暖的懷抱,喜歡纏綿的親吻。

 

  青峰大輝真的認為自己非常非常了解黃瀨涼太。

  他雖然愛吃甜品成痴,但喝咖啡卻不加糖;他雖然外表看似活潑,但內心卻有著與外貌截然不同的一面;他雖然時常被人群包圍簇擁著,有時卻喜歡獨自一人。他雖然隨時隨地都對任何人微笑著,但只有在自己面前會露出跟平時不同的表情;或許也是一樣地微笑著,但那眼眸中的那絲歡愉,他相信只有他自己察覺。他皺起眉的霸道,他勾起嘴角的笑靨,他眸中氤氳一片的柔情,他嘟起唇的淘氣……「他」的每個神情、每個動作青峰大輝都能清楚地在腦海中勾勒出。

 

  青峰突然愣了一下,吃著餐點的動作也隨之暫停。眼前的早餐是黃瀨涼太最愛吃的培根起司三明治。

 

  他好像忽略了自己心中的什麼。

 

  ----那抹黃色身影不知何時佔據了他的內心,滿滿地、全部佔領。

 

-----

 

  立刻起身抓了件外套就往玄關跑去,急急忙忙地隨便套了雙鞋子就想衝出家門,這就是那個固執的青峰大輝。他簡直不能相信現在的行為是自己做出來的;他不曾向黃瀨涼太低頭,像現在他如此著急的模樣,他也不全然相信;也不會出門去尋找他,更何況是在這種他完全不曉得黃瀨涼太在哪兒的情況下。

 

  打開門後,微寒的勁風迎面而來,青峰大輝毫無遲疑地衝了出去,沒想到卻撞上這時不應該站在門外的那人----

 

  「黃、黃瀨?」

 

  不,也不能說不應該。

 

  望著彼此詫異的表情,他們同時笑了出來。 

 

  他們的人生中有很多巧合,像是現在的重逢、最初的相遇。在人海茫茫之中要如何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這樣說起來老套,不過也是因為老套,所以才分外真實。

 

  要有怎樣的巧合、怎樣的緣份,他們才能在那時相遇,在那時,橘紅色的籃球劃破天際,劃破他倆之間 ---- 那隔絕緣份的牆。

 

End.

 

 

 

其實這篇是去年6月的呢......(撐頭)我在畢業旅行的時候打在手機裡的ODO++

 

不過是只到第二段結束,第三段就是後來補上的囉XDD(←)

 

我雖然喜歡有些呆呆蠢蠢的青黃,可是....真正的青峰大輝與黃瀨涼太不會是那樣的吧?

 

或許他們再更成熟一點,青黃的愛情啊 ─── 將會變得更有魅力、更能打動人心喔。

 

 

( ↑ 如此跳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