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黑-掠。奪

給小哈的認親禮。\(OWO)/

 

艷陽高照,閃爍著炫目的光芒。薄雲在天空中緩緩移動著,在蔚藍中染上片片淺白。

因炙熱而流下的汗珠隨著額角滑落,吵鬧的街道似乎讓人更感到煩躁。對街傳來熟悉的聲響,跳躍,吆喝,呼喊,撞擊。

 

在打籃球呢。

 

掛著紅色招牌的速食店,店內的冷氣跟著進出的客人調皮地溜了出來,成為熾熱的炎夏中唯一冰涼的因素。

門口閃過一道,極近透明的身影。

「哲也,真難得呢,怎麼會約我出來呢?」異色妖瞳狐疑地瞇起,雙手稍微環在胸前,額上的赤色碎髮被微風拂起,靜靜地飄蕩著。

「赤司君抱歉,其實也沒有什麼重要的是,只是我……不想被某個人找到而已……」看著眼前的瘦小的人兒將身子縮得更小,他又再次質疑,「喔?那為什麼不找涼太呢?他應該很樂意才是。」

「……因為通訊錄裡赤司君和黃瀨君的號碼是在隔壁的,然後……在撥號的時候不小心按到,所以就……」原本細小的嘀咕變成如細蚊的呢喃,完全被週遭的喧囂給掩了下去。

赤司征十郎輕嘆一聲,領著黑子哲也穿越馬路走進對街的籃球場內,找個無人的長椅坐下。

起初,黑子哲也只是不發一語地坐著,直到赤司征十郎尋問那人是否是火神大我,才驚愕地睜大雙眸,然後小聲地應答一聲。

接著就開始了一連串的抱怨。

瞪著地板,黑子哲也滔滔不絕的日常瑣碎不斷傾洩而出,而赤司征十郎只用單手撐著頭,不時評論或安慰幾句。

不論是在帝光時亦或是現在,黑子哲也都不多話,如今卻不停地向他訴苦、抱怨。言語中隱含的柔情與頑強,話語的主人不曾察覺,但赤司征十郎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他偏頭望向身旁的淺藍色身影,似乎一不注意就會和同樣蔚藍的蒼穹融為一體,如此薄弱的存在感和瘦小的身軀,體內卻有著無限的力量,足以將他帶領至勝利的強大力量。

 


這是當初他發覺的。

對,沒錯。

發現他能力的是自己,但為什麼--

 

現在他把勝利賦予的人卻不是自己。

 


微微上揚的嘴角慢慢下滑,彎著依舊美麗地弧度。

 

勝利就是一切。

這句話填滿了赤司征十郎所有的世界,他不容許自己戰敗,所有方面,任何方面。

但他卻在一年前嚐到失敗的滋味。

自從那身影從場上消失,背對著昔日的隊友,背對著勝利,甚至,背對著自己。

 

那麼現在呢?

 


黑子哲也堵氣似的稍微鼓起臉頰,嘟著嘴,停止了抱怨,瞪著什麼也沒有水泥地,看起來似乎還在生氣。

 

是生氣?亦是關心?

對那人。

 

赤司征十郎在心底嗤笑一聲,嘲笑著自己的失敗,再次,輸的徹底。

橘紅色的籃球閃過身邊,身後傳來他人的吆喝,然後轉頭尋找著那赤紅,瞬然已經滾的老遠。

黑子哲也向他說一聲就直接起身跑去撿球,望著黑子哲也離席的背影,赤司征十郎坐在椅子上休憩。

身旁不屬於自己的背包有著些微的震動,他伸手翻出一隻淺藍色背殼的手機。

 

啊,原來是簡訊。

 

他微微挑眸隨後便打開信息,是來自火神大我的簡訊,有著強硬地道歉和飯局的邀約。隨意地掃過螢幕,赤司征十郎勾起嘴角。

 

輸了?

 

那就贏回來。

 

選項,刪除,確定。

拇指毫不猶豫地按下刪除鍵。

 

「赤司君,怎麼了,為什麼拿著我的手機呢?」黑子哲也突然出現在他身後,赤司征十郎有些驚訝地震了下身子,然後隨口編了個理由,就將藍色的機械盒子交還給黑子哲也,方才的動作也隨之隱沒。

看著將手機收回背包的黑子哲也,他瞇起眼眸,說:「對了,哲也。」

 

再次勾起嘴角,魅惑、且溫柔地笑著。

 

「等等一起去吃飯如何?」

 

 

-END-

 

 

 

 

小哈安安//

這篇到後面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對不起

而且火黑成分好像太多了OAO(別)

現在正在著手寫一篇更小篇的後記ODO

為了讓他更赤黑OWQQ

 還是希望小哈喜歡喔OWQQQQQQQQQQ(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