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只是個寫手的小天地。 又吵又沒有意義又聒噪又慢更的所在。

 

飛,Asaka,朝響。

 

近期陷入HQ狂熱中。

 

【青黃】存在。


原出處:http://www.plurk.com/p/gr30x3

原作者:展★番茄(http://www.plurk.com/tomato0209)

此為衍生注意喔OAQQQ

希望聽這首花姐的歌 ── 驟雨,一同欣賞本文ODQ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4lCp_3iGic&feature=player_embedded

感謝蕃茄大大的條漫啊啊啊啊啊啊(爆哭)(太太冷靜)

角色死亡有,時間帝光時期,瀕臨4000字慎入。(?

青黃最讚惹ODQQQQQQQQQQQQQQQQQQQ(ry



已下正文

─────


模糊的視線中,他感受到巨大的撞擊。

焦急的嘶吼衝破他的聽覺,只是驀然回首之際,一抹淺黃的身影衝進他的視線──

鮮紅漸在臉上,是誰的?

最後放心的笑容,是誰的?

救護車吵鬧的喧囂進駐他的思緒,他呆滯的看著他人把他帶走。

害怕,他只感到害怕。

方才緊握的手為何放開。

他猛然站起身,想要再次捉住那雙手──


─────


很平常的一天。

他照樣的想翹掉練習,照樣的陪他one on one,照樣的被他纏著說再打一次,照樣與他肩並肩地回家,照樣每天他甜蜜的索吻……

這是十分平常的一天,永遠不變的一天。

啊,下雨了。

回頭想提醒黃瀨記得要撐傘,映入眼簾的,卻是他的青梅竹馬──桃井五月。

「怎麼是妳?黃瀨呢?」

聽到他的名子,桃井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波動。

她看著他,笑著說:「阿大就著麼不想看見我嗎?」

撐起雨傘,說了一句「走了。」後就逕自往前走。

他也撐起傘,嘴中還不忘喃喃地唸道「奇怪?那傢伙怎麼又不見了?」

緊緊握著傘柄,因用力過度而發白的手顯示著她的情緒,在他面前強忍住的悲傷,終究滿溢眼眶。

她很慶幸有這場雨。

落在傘葉上的雨珠愈來愈大,隔絕了他與她的世界。

抬頭望向蒼穹,從幾片烏雲中探出頭的光線,耀眼奪目,就像,他的笑容。

啊,沒錯,那天,也是下著這樣的雨。


─────


從那天起,已過了兩年。


一個在怎麼平凡不過的假日,他跟他一如往常的相約在外頭one on one。

在他們最熟悉的球場,對面是他們最常去的速食店。

正打的盡興時,突如的一場雨打亂了他們的節奏。

「喂,等雨小一點在打吧,要不然會感冒的。」青峰大輝是這麼說的。

眼角餘光瞄到了倒數的綠色數字,以及步伐變快的綠色小人。

他想都沒想就抓著他的手朝馬路上跑。

「小青峰真的很溫柔呢。」這是他最後一次在他耳邊輕柔的耳語。

正想轉頭反駁時,他突然鬆開他的手,跑到他的面前──

碰!

那只是一瞬間。

鮮血四漸,靛藍的眼眸映上了,朱紅的世界。

從那刻起,他的思緒停止了。

不,應該說,他的心死了。


─────


醫護人員說,那個男人本想起身再次看看死者,卻忽然倒下。

送到醫院,檢查後並無大礙,只是……

「黃瀨呢?還有……我為甚麼會在這?」睜開雙眸的第一刻,不見那顆金黃的腦袋,立刻詢問他的下落。

他只記得他們在one on one,然後──

再想下去就頭痛欲絕,使他完全無法思考。

桃井五月與奇蹟世代都在他的病房裡等待著他清醒,沒想到,青峰大輝醒來的第一刻,劈頭就問黃瀨良太在哪。

沒有人說話,只有青峰不斷的質詢,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打破這難熬的沉默是黑子哲也,他說:「你和黃瀨原本在one on one,然後,下雨了,你們想先找地方躲雨,在過馬路的時候,被一台闖紅燈的車給撞上,你只有些皮肉傷,但是……」

所有人屏息,等待著他說出不堪地事實。

「但是,黃瀨過世了。」傷痛的氣氛瀰漫在陰暗的病房,伴隨著黑子哲也彷彿死神般的宣言。

青峰大輝不可置信地搖搖頭,說:「怎麼可能,別說笑了哲,剛剛那傢伙還在我旁邊呢,不可能的,我不記得……」臉上牽強的苦笑讓人看了心酸,卻也顯得刺眼。

赤司征十郎衝向前,揪著他的領子,「不要說你不記得了,你知道嗎?那輛車原本是要直接撞上你的,可是涼太他───」

桃井五月抓著揪著領子的手,檔在赤司征十郎與黑子哲也面前,紅了眼眶,哽咽的說:「夠了!不要再說了……已經夠了……」

桃井身後的他,還是不斷的喃喃自語。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今天才跟他one on one呢,怎麼可能,我不相信……」

猶如陽光般的身影,笑容燦爛的讓人睜不開眼,天天纏著自己,天天呼喚著他的小名……

這樣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消失。

黃瀨涼太,怎麼可能,死了?

迷惘的深藍再度染上鮮紅,他想起來了。

擋在他面前的,是他……

不對!不可能!

青峰大輝突然從床上爬起,伸手將身上的滴管拔下,「我要去找黃瀨,不可能的!他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死了!」

正當其他人想阻止他時,他還未復原的雙腳就這樣癱軟在地。

他似乎是了解到,現在的自己,甚麼都做不了。

無聲的叫喊撕裂著週遭的空氣,壓抑許久的情感充斥全身,隨著情緒的波動流洩而下。事實無情的剖開他的內心,如利刃般劃過身體每一吋肌膚。

很痛,真的很痛。

『黃瀨涼太已經死了。』

『小青峰,我們來one on one!』

『他是代替你死的。』

『小青峰真的很溫柔呢。』

『他已經死了。』

『小青峰,我喜歡你。』

黃瀨的耳語與死神的低喃彷彿同時在他耳邊響起。

青峰低聲抽泣了起來,「黃瀨……」

漸漸模糊的視線又回到了他倆在一起的時光,那樣的自然,那樣的甜蜜,那樣的快樂。

都已經不存在了。

他死命地想要從地上爬起,向上舉起的手不斷揮舞,桃井必然是看不下去,扶了青峰一把,讓他站立著,可是青峰卻又使勁地把她的手甩開。

啊啊,青峰大輝是不會讓別人幫助他的,可是,阿大……

桃井哭了,「阿大,你不要在這樣了好嗎?阿涼他已經死了,不會再回來了!」她對著青峰大聲哭喊,希望點醒青峰,不要再讓他如此下去,他一定,很痛苦吧?

「妳胡說!他還活著他還活著他還活著他還活著他還活著他還活著!黃瀨涼太他沒有死!」他對著桃井大吼,要讓大家想信,黃瀨涼太,還活著。

青峰大輝的大喊讓他們都抿緊嘴唇,面對所有人都顯得不可一世的青峰大輝,現在竟然如此狼狽。

是為了他啊,但是,為甚麼他就這樣死了呢?

傻瓜,我們也很難過阿。

「該死,你們為甚麼要表出那種表情!我說過了,黃瀨涼太他沒有死!他沒有──」青峰大輝突然眼前一黑,伴隨還未完結的話語,勉強站立著的身子忽然硬生生地倒下。

「阿大!」桃井驚呼一聲,接著其他人也衝上前將他扶起,也立刻按了病房內的急救鈴。


─────


「黃瀨在哪?」

再次清醒過來時,青峰大輝依舊詢問黃瀨涼太的下落,並不是還未走出傷痛,而是再次遺忘。

他們聽著他說著一樣的話語,問他在哪裡,說著今天才和他在一起。

眾人不敢貿然將事實再度攤開,直到受不了時,赤裸的真相終究呈現在青峰面前。

一樣的質詢,一樣的不可置信,重現在他們面前。

等到他又再度昏過去,又是一次無限的循環。

一次又一次,不會停止。

就像是消除記憶般,每一次知道事實,再清醒過來時,他的記憶就回到了那天,他永遠消失在這世上的那天。


─────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青峰大輝已經恢復且出院,

或許不能說痊癒,他的心,還深深地鎖著。


「啊?今天又要one on one啊?」

他們驚駭地抬起頭,看著青峰大輝對著空氣說話,露出笑容。

他們都知道他在與誰對話,那個活潑的、開朗的黃髮少年。

「阿大,阿大,阿大!」經過桃井幾次的呼喚,青峰大輝才回過頭。

「怎麼了?幹麼叫的這麼大聲?」他不悅的皺了皺眉,說道。

「沒有……我只是想說我要回家了,要一起走嗎?」

「哎?我今天要和黃瀨one on one,明天吧。」

桃色的眼眸睜大,然後立即回到原來輕鬆的神情,她微微苦笑了一下,「那好吧,我先走了。」

在桃井走出休息室時,還聽到青峰疑惑地說黃瀨怎麼又不見了。

不行啊,在這樣下去,會先崩潰的,或許是我。


時鐘不停地被調轉回去,重複著那天,永遠。

聽著一次又一次聲嘶力竭的哭喊,一次又一次得不到回應的呼喚。

他們,已經麻木。

但卻,一次又一次的感到鼻酸。


─────


染上陰灰的天空,訴說著降雨的來臨。

在回家的路上,他倆肩並肩地走著。

黃髮的少年,突然停下腳步。

抿著唇,說:「吶,小青峰。」

走在前頭的藍髮少年疑惑地轉頭,露出詢問的眼神。

「拜託不要……在這樣了……好嗎?」

藍髮少年不悅地說:「哈?怎麼啦?你這傢伙……突然沒頭沒尾的。」

黃髮少年微微低下頭,以沉默因應。


『為甚麼?要這樣……』

『小青峰……不痛苦嗎?』


「喂。」

耳邊傳來藍髮少年的聲音,他抬頭望著他。

「比我慢的話,明天就不陪你one on one囉!笨──蛋──」

one on one……

『啊啊……』

『我也好想……再和你one on one。』

少年的身影似乎正在消失,漸漸變成,潔白無瑕的透明。

『可是……』

『小青峰,』

『我已經不在了啊……』

一陣風吹過,既柔和,又溫暖。

淺黃的影子,瞬及消逝,只留下,炫彩的──

「黃瀨──」

「快一點,要下雨囉──」

空蕩蕩的道路上,藍髮少年獨自地走著。

既孤獨,又哀傷。

滴答,滴答。

開始下雨了。


─────


白色,全部都是白色。這裡,是白色的世界。

「婆婆?婆婆在嗎?」燦金色的髮絲從牆角探出頭,走向年邁的婦人身旁。

慈祥的面容露出微笑,「涼太怎麼啦?又做惡夢了?」充滿厚繭的手揉著他的髮絲,溫柔地問。

少年的面容露出詫異的表情,然後苦笑,「不,我只是在想一個人。」

「是那個最後和你在一起的人嗎?」

身子顫了一下,他抬頭,對上的是柔和的笑顏。

他點頭,說道:「我已經,不在那個世界了,可是,他卻覺得我還在他身旁,我……」他感受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滿腔的痛苦堵住他接下來的話語,無形的思念只能在內心中無限回響。


吶,我好想見你,你知道嗎?

看你那個樣子,我好痛苦,你知道嗎?

我真的很喜歡你,你知道嗎?


我已經不在了。

再也不會回應你的呼喚了啊。


淚水始終潰堤,像是洩洪的水庫,無法停止。

來到這個世界後的平靜,使黃瀨涼太遺忘過往。

直到,有一次,在睡夢中的他聽到青峰大輝熟悉的呼喚。

斷斷續續的,他看到青峰大輝與不存在的他對話,不知怎麼地,很難過。

甚至,開始懷疑了當初的決定。

「涼太,你後悔了嗎?」些許嘶啞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後悔?

怎麼可能吶。

「不會喔,我不會覺得後悔。」少年笑著,帶著淚痕的燦笑,像太陽般燦爛,卻又讓人看了心酸。

「因為……至少他還是『活著』的。」

啪咻。

眼前的一切,瞬及消逝。

都不存在,對吧?


─END─




作者感言:


還是要感謝番茄大大,他讓我不發達的淚腺爆發了呢OAQ(?)

結尾有些莫名奇妙,可是我想以黃瀨的角度結束文章,白色世界應該是所謂的「天堂」吧?而仁慈的老婆婆也就代表著天堂的溫暖與平靜。(?)

總之很奇怪OAQQ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喜歡ODQQQ

謝謝您收看到此。(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
  • 太神の故事了!
    可是結局好心酸...
    能有happy ending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