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只是個寫手的小天地。 又吵又沒有意義又聒噪又慢更的所在。

 

飛,Asaka,朝響。

 

近期陷入HQ狂熱中。

 

※少見的文前小提醒:其實張莫的名子是四六那兒借來的(我沒跟他說啊啊啊啊我不敢啊啊啊啊啊(##),最後還是要改的有人有建議ㄇ(?)

※張默或張墨之類ㄉ。(no

※然後02有修改了一些BAG,有興趣者可以去找找看哪裡改了喔!!(沒人#

 

 

03 九局下半打出的全壘打,零秒時的三分球,那樣、那樣的奇蹟,他並沒有。

 

  自從張莫一家搬來彰化,兩家人都一起過年過節,無疑是因為張媽媽和陳媽媽談得來。

  這次中秋辦在張家,張莫話也不說一句地就騎向自家門前,陳晞的嘴角有些許抽搐。嘛,雖然家就在對面就是了。

  才剛靠近濃濃的烤肉香就撲鼻而來,陳晞吞了口口水,可是這樣並無減輕幾小時來旅途上的飢餓。但做為晚輩回家鄉第一件事就是必須到處寒暄問暖,就算你不做你娘也會拖著你去做,做為陳家的乖兒子,他要忍。

 

  張莫一到家便繞過在小巷內的烤肉區直奔家中廚房的冰箱,撈了幾瓶飲料和酒又在次走向屋外,看到陳晞的狀況,他慢慢的走向那方,同樣將某人給撈走,留下在一旁的張媽媽的怒罵。

 

  碰、的一聲,二樓房間的木門關了起來,零散瓶罐撞擊桌面的傳來,接著迎面而來的,是寂靜。

  陳設和感覺都沒有變,陳晞在心裡下了評論。對於過去熟悉空間他感到懷念,也感到一絲的恐懼。

 

  順手將背包靠在床邊,他抬眼。

  張莫隨手從桌上拿了瓶啤酒,拉開插銷,然後在桌前的椅子坐了下來,他笑說,「我還以為,那個小孩───真的是你生的呢。」

  陳晞臉色一變,面對故友的揶揄,他下意識說了句怎麼可能,然後頓時感到滿腔的不滿和委屈。頂著張臭臉陳晞也伸手想拿瓶酒,沒想到一個手滑剛到手的瓶身就那樣摔落地面,甜膩的香氣驀然充斥整個房間,再次。

 

※※※

 

  在高二寒假前的某天晚上,他們倆很晚回家。

  那時在張莫陷入低潮時,陳晞一個緊急煞車,讓他以為家已經到了,吸著鼻涕抬起頭,映入眼簾的卻是離他們家最近的那條小溪。

  其實他們那天並沒有特別做什麼,也沒有談心,只是像平時他們來到這裡一樣打著水標。小石子在水上跳躍,一圈圈掀起漣漪,看是否能破了自己的最高圈數。

 

  依稀記得,那天陳晞投出自己的最高紀錄。

 

  在這之後數個月,張莫退出了籃球隊。

 

 

  後來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改變,頂多是張莫去機車店當了學徒,似乎未來篤定了要當黑手,他的父母也無力反對,至少他未來一定有個固定工作不是嗎?

  除了張莫工作的寒、暑假,平時上課他們還是一起上下學,時常鬥嘴、打鬧,是公認的好哥們。

 

  只有陳晞自己清楚,其實最大的改變,是自己的內心。

 

  當發現時已為時已晚,改變不了了。自己的心就像一個瓶子,叮叮咚咚,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地被什麼裝滿了。

  眼前有一潭深不見底的泉, 他原以為, 自己會猶豫許久, 結果,卻是毫不遲疑的一頭栽了下去。

 

 

  高二暑假,高三前最後一段可以長時間讀書的時刻,張莫已完全放棄要考大學,而陳晞───我們似乎不用為他擔心。(未來的北大生啊)

 

  「阿晞,你老杯嘎瓦要去花蓮玩啦厚,嘎幾照顧嘎幾厚,你可以找阿莫來玩啦。」陳晞望著父母離去的背影,面無表情地、毅然決然地、站在家門口,擲起哀鳳打給對面的摯友。

  「阿莫,我們不醉不歸!」

  「?」

 

 

  不曉得這倆小子從哪兒搞來這麼多啤酒,可能陳晞的哥哥,或是張莫的姐姐。

 

  他們在陳晞房裡喝得爛醉,似乎連打個飽嗝隔壁鄰居聽得見,似乎在喝一口就會把昨天吃的早午晚餐吐個一乾二淨,而且互相說話口齒不清、牛頭不對馬嘴───不過他們自己不會知道就是了。

  「阿摩!!偶渴樂!!!偶氣福房拿、拿喝得!!!」陳晞搖搖晃晃地走出了房間,不管張莫在後頭用含糊不清的口吻叫著酒還有呢就一股腦的從冰箱抱了一對無酒精飲料回來,啪啦一聲,一瓶可樂就這樣撞碎在房門口的地面,褐色糖水流了滿地。

  張莫嘿嘿笑說飲料來了,看來他們都沒注意到那個小意外。

 

 

  陳晞覺得頭很疼,身體很熱,而且視線模糊,眼前的張莫都看不清楚了,他下意識伸出手想要確認他在那兒,啊,摸到了,皮膚好燙。陳晞感覺到有人在扯掉他的手,有一個聲音不斷在耳邊碎唸,他煩躁的嘖一聲,然後把自己的身子整個靠了過去,用嘴堵住了雜聲來源。但是他還是一直在亂竄亂動,他一個用力把那個東西壓在身下。哼嗯,怎麼覺得更熱了,他覺得更煩躁,開始動手笨拙地將上衣脫了。

 

  哈,嘴裡有血,腦袋轟隆隆地鳴聲大響,整個世界都在搖,嘰嘰嘎嘎的聲音在耳旁亂竄,瞬然,右肩被用力扯了下,背脊撞上床面。

 

 

  在之後的之後陳晞完全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說過什麼幹了什麼,張莫也一樣,那天他們被中午的艷陽叫醒(幸好他們沒有關窗簾要不可能無法在陳晞父母回來清醒),轉頭看看對方又看看自己,立馬了解到狀況的他們倆尷尬的四處尋找散落一地衣褲,陳晞比張莫快一步穿好衣服,忍受不了氣氛的他想不顧一切跑出房間,一打開房門,氣泡飲料的甜膩氣味立刻侵佔倆人的嗅覺。

 

  昨晚身體的記憶彷彿再次重現,陳晞的耳根全紅了起來。

 

  他正要起步,右臂被一股力量拉扯,轉身,脣齒撞上身後那人。

 

TBC-

 


 

 

 

Free Talk:呀好激動!!!!!!(####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
  • 好激動wwwwwwww
    我被萌到惹啊啊啊///////// (((o(*゚▽゚*)o)))
  • 對吧對吧對吧!!!!!!(?

    (↑不明所以。)

    飛。Asaka 於 2014/03/09 15: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