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只是個寫手的小天地。 又吵又沒有意義又聒噪又慢更的所在。

 

飛,Asaka,朝響。

 

近期陷入HQ狂熱中。

 

Lucky Dog 1 - Drama CD - Spring Chance

 

嗯哈哈哈哈哈(?)Lucky Dog 1是2009年在日本發行的女性向遊戲OWO/

其他不解釋。(#)

噗噗我其實會注意到LD1是因為他的OP!!!!!!!!!!!萌屎惹喔一定要看OAO!!!!!!!!!!!!!!!!!!!!(到底)

 

 

咳咳現在我是要放LD1的Drama CD的繁體翻譯喔wwww

這是春夏秋冬之中的Spring Chance,內有收錄 Goodbye Angel (LuchinoxGian) 和 Daivan Blackout (BernardoxGian) ,還有沒有CP向(?)的 インタビュー・ウィズ・CR:5 呦~★

然後因為我......找不到遊戲載點.....(跪)  應該說我找的都下載不了啊!!!!!!(爆哭)

所以我遊戲介紹什麼的我沒辦法打......嗚嗚嗚嗚QQ

希望有人可以救救我這個迷途的小羊QQ (才不要)

呃呵呵扯太遠了(汗)

以上

 


 

連結專區 ★★

 

可搭配youtube(←請按進去然後尋找Spring Chance的清單☆)觀看喔wwww

 

翻譯下載(直接點即可★)(繁體)

翻譯來源(簡體)

 


 

 

 ↓ 以下是翻譯 

 

lucky dog 1-SPRING CHANCE 

 

l_p1022323879  

 

good-bye angel ルキーノ編1  (LuchinoxGian)

 

 

Cavalli顧問:果然在Ivan的地盤也是啊,和Luchino那邊的情況很相像啊。不可以再任由他們這樣白癡地打鬧下去。

 

Bernardo:再怎麼蕭條,Daivan比起其它城市來說,多少還景氣一點。被蠶食的敗犬們好像都聞到錢的味道湊過來了。

 

Ivan:對野狗來說,殺雞儆猴的辦法最好了。那麼,就這麼辦吧。

 

Giulio:就選一些礙眼的傢伙來血祭…………

 

LuchinoIvanGiulio,給我坐下。我也想這麼做啊,但依現在的狀況,在Daivan市內弄出那些蠢事的話,毫無疑問只有我們這邊會先受到譴責。

 

Cavalli顧問:正是如此。在這DaivanCR5如此地被點名譴責,針對義大利派系的報導還被登在報紙上,實在出乎我的意料。

 

Ivan:這狗屁的報紙!《Daivan Daily News》是吧!

 

Cavalli顧問:連續幾天,從第一版到第三版,連專欄和犯人都用上了,大寫特寫我們義大利派系的蠻橫和惡行。

 

Giulio:指責我們的現在還只是DDN單方面而已,能簡單地讓那個報社閉嘴嗎?Bernardo……

 

BernardoDaily News的社長WavesonDaivan警局有著很深的關係,和新局長是老交情了。

 

Cavalli顧問:都是最喜歡錢,最討厭我們義大利派系。

 

Bernardo: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威脅了Wave的話,他們會很高興地做一整版的報導,作為我們被逮捕的特輯。

 

Luchino:現在員警也跟我們作對,也有其中的原因啊。可惡,真是一群比幫派還麻煩的傢伙。

 

IvanFuck!這可惡的報紙!Luchino,你就不火大嗎?!這什麼“盤踞在這富裕而平和的Daivan的害蟲和污點,卑鄙的他們名為黑手黨。這張照片正是陰險的黑手黨象徵——幹部Gregoretti……”。都被寫成這樣了還能無動於衷嗎!

 

Luchino:我看上去像無動於衷嗎?換成以前的話我早就把Wave家給炸平了。

 

Bernardo:對手很熟悉Luchino的相貌,很容易被攻擊。但是,不能就這樣放任著。他們連2年前的那件事都寫上去了。

 

Luchino:切……我知道。

 

BernardoWave的目的很明顯是想動搖、剝奪我們義大利派系在Daivan的特權。那些報導就是想把CR5從基礎開始瓦解。

 

Cavalli顧問:現在只能靜待時機了。各位,特別是IvanLuchino,不要坐不住去幹什麼蠢事。

 

Ivan:但是老爺子……

 

Cavalli顧問:在這種時候輕舉妄動的話,不就不打自招正中Wave的下懷了嗎?

 

Ivan:切……

 

Bernardo:都忍耐一下吧二位。我這邊會盡力收集情報。

 

Luchino:啊……

 

(開門聲)

 

Gian:抱歉我來晚了。波士頓的老爺子們囉嗦死了。

 

GiulioGian先生……

 

Ivan:太慢了啦!

 

LuchinoGian……

 

Cavalli顧問:噢~Giancarlo,你回來了啊!

 

Bernardo:辛苦了Gian

 

Gian: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麼,會議進行到哪裡了?

 

Bernardo:簡單說來就是把上午提交的書面內容口頭說了一遍。

 

Gian:那得出什麼結論……呃……這氣氛也不像是有了好主意的感覺啊……擦屁股的紙又來找我們麻煩了啊。

 

Bernardo:現在我們這邊除了靜觀其變外沒有什麼別的對策了。

 

Ivan:就是任人宰割,再這樣下去會被其它人小看的啊。

 

Giulio:也會被敵人小看……

 

Bernardo:這我明白……

 

Luchino:威脅Wave的話會有麻煩,但是,如果可以找到什麼能弄垮他和他那該死的報社的材料就好了。

 

Cavalli顧問:Wave雖說作惡多端,但不容易被抓住什麼弱點啊。

 

Bernardo:房產買賣,或者說是土地壟斷比較好,Wave的那個數目讓我自愧不如。讓市民苦不堪言,但卻是用合法的方式買來的,那個應該不能作為突破口吧。

 

Ivan:偷稅漏稅呢?居然用了那麼卑鄙的手段,只要借用外力便能搞定吧!

 

Bernardo:就算稅務局出動,沒有偷稅漏稅的證據的話也是沒用啊,他在那方面好像特別謹慎的。

 

Ivan:切……真是一個麻煩的對手。就好像童子軍碰到GD那群傢伙一樣。

 

Gian:雖然問題多得不得了,但也只能一個個解決。那也沒錯吧~話說……這個……

 

(打開)

 

Luchino:那是什麼?信?又是那麼多!

 

Gian:剛才被送到總部聯絡室的商業信函。下面的人說準備拿去扔了的,我想用來打發時間也不錯就拿來了。

 

Ivan:你這傢伙……

 

Giulio:還真多呢……

 

Gian:稍微歇口氣吧。敵方那邊的情報一大堆哦。讓我看看~~

 

(撕開信封)

 

Gian:嘿嘿~~打開它~~這是Divot的特別招待會啊。

 

(再撕)

 

Gian:這邊是……汽車經銷商……還有電器……

 

Bernardo:這是期貨交易的邀請……還有可疑的金融組織……

 

(撕)

 

Gian:這是……噢,拍賣會的通知。

 

Luchino:這麼說來,就是這個週末了啊。

 

Gian:很有名嗎?

 

Giulio:每年二月在高級酒店的舞廳所舉行的慈善拍賣會。

 

BernardoDaivan內外的有錢人都會聚集一堂的盛會。

 

Luchino:儘管現在的形勢並不怎麼適合開拍賣會什麼的。

 

Ivan:看來會有一堆看似很貴的破爛兒被拿出來呢!

 

Bernardo:看來備受關注的好像是“公爵夫人”的遺物。是去年去世的Merberu夫人啊!

 

Gian:那是誰啊?

 

Bernardo:曾是普利茅斯(英國西南部港口城市)那一帶的大地主的貴婦。人是不錯,不過該怎麼說呢……那種貴族的興趣什麼的,喜歡那種奢華的東西。所以被起了外號叫做“公爵夫人”。

 

Luchino:呃……

 

Bernardo:怎麼了?

 

Luchino:等等,那個給我。

 

Gian:怎麼了嗎Luchino?一臉正經的樣子……

 

Luchino:有了,就是這個。呵呵呵……哈哈哈哈……你果然是Lucky dog啊。太棒了Giancarlo

 

Gian:怎麼了?到底什麼情況啊?

 

Luchino:就是這個!

 

(拍)

 

Gian:啊?豪華巴羅克式信盒。東方木材的鑲嵌拼花,世界上絕無僅有的珍品。珍珠和黃金的裝飾……Luchino你想要這種東西?

(注:巴羅克式-16世紀末至18世紀初的歐洲美術樣式。後用作同期藝術、文學等的時代樣式名稱)

 

Luchino:笨蛋~~不是的啦。用這個就可以幹掉Wave那傢伙了。

 

Gian:啊?

 

Ivan:莫名其妙誒……

 

Giulio: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Luchino:沒時間了。Bernardo,拜託借你的部下給我用用,我要兩個在聯絡網做事的人……不,要四人。還有預算要……一千……給我準備個兩千。

 

Bernardo:哦……你打算幹什麼?

 

Luchino:我打算在這個拍賣會上把Wave釣上鉤,這些就是魚餌。拍賣會你也跟我去Gian,這可是一場好戲哦。哈哈哈哈……

 

Bernardo:什麼好戲啊……

 

GiulioGian先生……

 

Ivan:都說了給我解釋一下啦!草包!

 

Gian:(我看著愉悅的Luchino,但對於Daivan的報社社長和貴族大嬸的遺物信盒有什麼關係……“到底怎麼回事?!連媽媽都搞不懂這個啦”——我只有這樣的感覺)

 

 

good-bye angel ルキーノ編2 (LuchinoxGian)

 

 

主持人:接下來的拍品,這個白瓷壺——中國北宋時代的珍品!

 

(鼓掌)

 

主持人:起拍價是100美元。

 

大戶A120

 

Gian:哇~有錢人真是到處都有呢~

 

大戶B140

 

大戶C150

 

Luchino:因為是有錢人都聚集的盛會,偷稅漏稅的就是這回事吧……

 

Gian:話說,到底有什麼好戲啊?

 

Wave200

 

眾人:哇~~

 

主持人:200,還有人要出價嗎?這個北宋白瓷就由Wave先生以200美元的價格拍下了。

 

(鼓掌)

 

Gian:那個就是Wave啊。給人感覺就是個普通的大叔而已啊!

 

Luchino:嗯。但是骨子裡噁心得能讓Bernardo像女人那樣孕吐。而且,那傢伙是男女皆可的雙性戀,我以前就被他纏過。

 

Gian:啊?!那就是說……他想上你?

 

Luchino:正好相反。

 

Gian:唷~~

 

Luchino:我在大學舟艇部的時候,那傢伙是敵隊的老闆。說起來,遠征比賽時我有被他在宿舍走廊埋伏過,那時他還化了妝呢~

 

Gian:哎喲~好噁心哦……嗯?Wave大叔樣子怎麼有點怪怪的?像在嚼口香糖一樣咬著牙,一個捨得在一個壺上花那麼多錢的人,怎麼好像有點……冷靜不下來,很煩躁的樣子?

 

Luchino:出現了哦,Gian

 

Gian:啊?

 

主持人:下一件商品是被敬稱為“公爵夫人”的Merberu夫人的遺物。巴羅克式木制信盒。請看這美麗的珍珠和黃金的點綴。這件的起拍價為500美元。

 

Wave600……不!700

 

Gian:誒?!就為那個盒子出700?!

 

Luchino750

 

Gian:啊?!

 

Wave:你是……800!我出800

 

Luchino850

 

Wave9……9……900

 

Luchino950

 

Wave:你這傢伙……你這下賤的黑手黨……為什麼要來妨礙我!

 

Luchino:妨礙你?我只是看中了那個漂亮的盒子而已。而且,那個盒子裡可能還有“公爵夫人”的信件。雖然不知道其中會不會沉睡著什麼秘密……但為了不把LADY的秘密暴露在外人眼中,在讓它變成醜聞之前,讓它沉睡在黑暗中——我想試著當一個這樣子的騎士。

 

(鼓掌)

 

主持人:現在的價格是950

 

Wave1……1……1000……我出1000

 

Luchino1100

 

Wave:你個混蛋……給我下地獄吧!1150

 

Luchino1200

 

Gian:(喂……1200?!就為那個盒子出1200?!)

 

Wave1300

 

Luchino1400

 

Wave1500

 

Luchino1600

 

Gian:(你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啊Luchino!)

 

Wave1650

 

Luchino1700

 

Wave1800

 

Luchino1900。要怎樣辦呢?

 

Wave2……2……2000

 

Luchino:我放棄。你的熱情確實讓我折服了,Wave先生。

 

Gian:啊?就這樣讓步了啊?

 

(鼓掌)

 

Wave:可惡!可惡!可惡!

 

主持人:2000,還有人出價嗎?恭喜您以2000元競得它。Wave先生,請到這邊來。

 

Wave:區區黑手黨……究竟想為難我到什麼時候。好了!簽好名了!快點!把那個給我!

 

主持人:確認此……呃?

 

Wave:讓開!可惡!

 

Gian:呃……走掉了啊~那個大叔。

 

主持人:“公爵夫人”的信盒拍得了今天的最高價。在下一件商品上臺之前請各位稍事休息。

 

GianLuchino,你不是要買那個嗎?那傢伙拿走了誒。

 

Luchino:這樣就可以了,Wave那傢伙也就完了。

 

GianLuchino你該給我解釋一下了吧。

 

Luchino:哦,抱歉。那個就是我設的圈套。我不是說被他糾纏過嘛,那個時候那傢伙也對其他的隊員暗送秋波,我的搭檔就是他尤其熱衷的一個,所以一個勁兒地寫信給他。

 

Gian:情書?

 

Luchino:嗯。而且還是把欲望寫得赤裸裸的傢伙。理所當然,我的搭檔為了拒絕他就去找了贊助商,那個贊助商教訓了Wave,暫且就這樣告一段落了。

 

Gian:難不成……那個贊助商就是……

 

Luchino:嗯。就是“公爵夫人”。那時的H小情書就被寄放在夫人那裡,說是“以我的名譽來處置它”。

 

Gian:啊……難不成?

 

Luchino:前幾天,我設法讓Wave聽說了這個傳聞——在夫人的信盒裡發現了某位紳士的情書。在拍賣會之前信盒被封了起來,那位紳士是誰就不知道了,當然內容也不知道。知道那個秘密的只有天堂的夫人和這次拍賣會上買到它的人。

 

Gian:原來如此。哈哈哈哈。難怪他這麼拼命了。自己的H情書,而且還是給男人的。如果被外界知道了那可就都完了。啊?那怎麼能讓他帶走盒子呢!

 

Luchino:信在不在盒子裡都無所謂。

 

Gian:啊?

 

Luchino:那傢伙並沒料到今天會在這裡用掉2000美元。在那麼多人面前豪氣地用掉的2000美元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而且納稅申報已經截止了,Wave就不得不去向Bernardo找來的那些稅務局的人作出解釋了。

 

Gian:所以你才放了這個餌啊。好可怕~~

 

Luchino:哈哈哈哈哈哈哈~

 

Gian:哈哈哈哈哈。好小子,這樣一來踐踏過Luchino的過去的傢伙也就玩完了。

 

Luchino:好了。事情也解決了。回上面的房間去吧。

 

Gian:也是啊。給Bernardo打電話……

 

主持人:各位來賓,讓大家久等了,拍賣會繼續進行。下一件商品是目錄中沒有登過的神秘商品。

 

Gian:好像有什麼好玩的誒。那個是懷錶嗎?

 

Luchino:呃!

 

主持人:這個懷錶也是“公爵夫人”的遺物。19世紀的珍品,Blakey的最高傑作。

 

GianLuchino?怎麼了嗎?

 

主持人:而且,蓋子裡面還刻著美麗的熔畫,敬請欣賞這婀娜美麗的少女的美貌。

 

Gian:什麼什麼?用望遠鏡看一下~挖嗚~~好漂亮的美少女。

 

Luchino: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

 

Gian:那個是你知道的東西嗎Luchino?什麼啊,想起哪個以前甩掉的女人了嗎?

 

主持人:由500美元起拍。

 

大戶D600

 

GianHO~

 

大戶E700

 

Gian:喂,Luchino,你在想什麼啊~Luchino

 

大戶F800

 

LuchinoGian,拜託,讓我拍下它。

 

大戶G850

 

Gian:啊?你自己拍不就好了。

 

大戶H900

 

Luchino:現在身邊帶的錢只有200,剩下的都是公款。

 

大戶I950

 

大戶J1000

 

Luchino:但是我一定要買下它。

 

Gian:又無所謂。就當慶祝搞垮Wave,反正那個也很漂亮。用帶來的錢買下它,放在總部的大廳當裝飾吧~

 

大戶K1050

 

大戶L1100

 

Luchino:不行!要我怎樣做都行……拜託!把它買下……Gian

 

大戶M1150

 

大戶N1200

 

GianYOU~真的怎麼樣都行嗎~~

 

主持人:還有其它人要出價嗎?

 

Luchino:嗯。所以……

 

Gian:我以老大的身份把剛才那些公款借給你,就當是零用錢花吧!

 

大戶O1300

 

Luchino1400

 

眾:哇!

 

大戶P1450

 

Luchino1500

 

主持人:現在是1500,還有人要出價嗎?這Blakey的懷錶以1500美元的價格由Gregoretti先生購得。

 

good-bye angel ルキーノ編3 (LuchinoxGian)

 

 

(打電話)

 

GianHello~~事情就是這樣。

 

Bernardo:知道了。看來Wave會得到一份很好的禮物呢。呵呵呵~

 

Gian:還有那個……從組織裡拿來的2000美元……暫時借我行嗎?剛好我有些想買的東西來著。

 

Bernardo:當然可以。Gian想用錢還真是難得誒,要再給你多點嗎?

 

Gian:不不,足夠了,我會儘快還回來的。那就這樣~

 

Bernardo:幫我問候一下Luchino。拜~

 

(掛電話)

 

GianLuchino那傢伙撒泡尿還真久。小懷錶~~讓我好好看看你。嘿嘿,這就是1500美元啊。嗚哇,好像摸一下就會壞掉似的,真漂亮啊。這副女孩子的畫像超可愛的……大大的眼睛,可愛的紅色卷髮,溫和端莊,這還真是……

 

(開門)

 

LuchinoGian!你在幹什麼啊?

 

Gian:呃?啊……

 

(不小心按到什麼了)

 

Gian:怎麼這裡可以動啊……好像寫著什麼……呃?!

 

Luchino: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

 

Gian:“心愛的Luchini——Luchino Gregoretti 1910”……難不成……這個是……Luchino?!

 

Luchino:沒想到這個東西會在那個女人手上……

 

Gian:誒?!這個美少女原來是你啊!Luchino?!

 

LuchinoCAZZO(注:義大利語的FUCK

 

Gian:真的假的?!

 

Luchino:聽說……我小時候體弱多病,外表也像女孩子一樣。爸爸好像想要女孩子,所以一直把我當女孩子養大的,就到這個畫裡的那個年紀。

 

Gian:但是這看上去完全就是女孩子啊!

 

Luchino:從那以後我就因為對那反感而開始鍛煉身體,身體也不弱了,就這樣強壯地成長起來了,但是……

 

Gian:這嬌弱可愛的美少女……變成這只壯獅子,真是打擊啊。獅子也有小貓咪一樣的時候啊,你爸爸還真有趣。這個懷錶可是唯一的一個對吧?

 

Luchino:不要說了。因為家裡亂七八糟的紛爭,財產也就到處散落遺失了。雖然我也挺在意這個懷錶,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是在“公爵夫人”那裡。

 

Gian:就算暴露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嘛,和Wave那個又不一樣。

 

Luchino:只是單純的不想讓人看到而已。拜託,這件事不要……

 

Gian:我知道我知道。這麼有趣的猛料,我才不想讓別人用。Luchino,那個時候你說“幹什麼都可以的”對吧~

 

Luchino:嗯~

 

(用力推倒)

 

Luchino:你想幹什麼……喂……

 

Gian:用毛巾把你眼睛蒙起來。你有什麼意見嗎?別亂動啦!

 

Luchino:笨蛋……不要這樣啦Gian

 

Gian:誒?男子漢說話不是言出必行的嗎?

 

Luchino:可是……

 

Gian:你就給我老實點吧,小Luchini~~再這麼反抗可是會吃苦頭的哦。我開動了~~嗯……還是那麼大……好緊……

 

Luchino:別突然……坐上來……你……會壞掉的哦!

 

Gian:啊……已經太晚了啦……頂到了……好厲害……

 

Luchino:別做到一半就停下來……再給我做下去……讓我到深處那個熱熱的地方……、

 

Gian:都說不要動了嘛……啊……我會讓你爽的啦!

 

Luchino:可惡……別夾那麼緊……

 

Gian:可是……那裡……那裡……在抽搐……

 

Luchino:看不見的話……可惡……太奇怪了我……

 

Gian:啊……呃……

 

LuchinoGian……

 

GianLuchino……怎樣了…怎樣了……糟了……我已經……要去了……

 

Luchino:我也……要去……Gian

 

Gian:那裡……射吧……Luchino……啊……

 

LuchinoGian

 

Gian:裡面還在……射出來……舒服了嗎……小Luchini

 

Luchino:幫我把遮眼布拿掉,讓我看看你可愛的臉。怎麼了?摸著我的臉。很癢誒,住手~

 

Gian:我在想“真是個好男人啊”。

 

Luchino:這種一目了然的事不用說了。

 

Gian:怎麼說呢……我就覺得“人真是會變的啊”。

 

Luchino:這樣才好啊,不是嗎?

 

Gian:也是啊。

 

Luchino:因為我喜歡現在的自己。和你相遇,發展到現在這樣,我總算喜歡上了自己。

 

Gian:我也是這樣吧,能和你在一起太好了,能和你變成這樣……總覺得好害羞啊!

 

Luchino:呵呵……好可愛啊……Gian

 

(吻)

 

Gian:那時的你也……很可愛。

 

Luchino:小時候的嗎?

 

Gian:不……剛才快要高潮之前的時候~

 

Luchino:瞎扯!

 

GianLuchino:呵呵呵呵……

 

 

 

Daivan Blackout ベルナルド編1  (BernardoxGian)

 

 

(電梯音)

 

Gian:啊~~領帶好緊。不知道能不能在飛機降落前趕到,已經挺晚了。

 

Bernardo:稍微有點趕但是不要緊的哦honey。喂Gian,領帶歪了啦,你扯太厲害了。來,轉過來。

 

Gian:好好。在那些紐約來的大人物面前一點都不能怠慢呢。

 

Gian旁白:(世界上會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我的大哥,幹部之首Bernardo,原本該是萬人之上的他現在是我這個老大的部下,然後……那個……怎麼說……戀人?名副其實的darling。老天爺啊,這是……開玩笑嗎?不過這種玩笑的話我可是很喜歡,很歡迎的說~)

 

Gian:都說不要啦……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打開發情的開關啊……住手……衣服會皺的……對吧?

 

Bernardo:抱歉。開關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開著了。不要緊,衣服會脫得很當心的,等會會好好幫你穿好的。

 

Gian:住手……重點不在那裡……你的開關就只有“ON”(打開)和“BURST”(爆炸)了啦你個色老頭……疼……老是在胸口……

 

Bernardo:剛才那可不是疼的聲音吧。不過接下來聯合會議開始的話就有段時間不能和Gian在一起了吧,所以……

 

Gian:你這傢伙……明明昨晚就是說著同樣的話盡情做夠了吧!

 

Bernardo:看著準備要出發的你我就又覺得蠢蠢欲動了~

 

Gian:笨蛋……你在說什麼啊……幹嘛把那個掏出來啊……不行啦……住手……這可是電梯裡面……

 

Bernardo:都說了不要緊,這裡只有我能用。已經硬得很誇張了……來嘛Gian……拜託……這個……

 

Gian:住手啦你個變態……

 

Bernardo:好熱啊,Gian的這裡……

 

Gian:不要……不行了……這樣……啊……

 

Bernardo:進來了……好熱啊Gian……呵呵呵呵……好緊啊……

 

Gian:笨蛋……住……很痛誒……你這笨蛋……好過分哦……可惡……

 

Bernardo:抱歉。但是,剛才開始就硬到現在了,很快就會出來了,Gian……Gian……好硬啊……

 

Gian:你這……混蛋……啊……

 

Bernardo:啊……太棒了,GianGiancarlo……

 

Gian:煩死了,你這個大混蛋……

 

(電梯音)

 

Gian旁白:(喂喂老天爺,剛才那個重新來過。說到底也只是你的YY吧?那個色老頭太過分了啦!)

 

(車上)

 

Gian:可惡!那個臭河童!開會的時候就一直裝傻,快點肌渴死你算了!

 

Ivan:啊?你說什麼啊?

 

Gian:沒什麼~~自言自語而已。你就給我專心開車吧~

 

Ivan:煩死了!為什麼我非要幫你開到機場不行啊?

 

Gian:林肯給Alexander老爹用了。這部梅賽德斯我也蠻喜歡的。怎麼了Ivan?(注:梅賽德斯-Ivan的愛車)

 

Ivan:可惡。路口又堵車了。怎麼回事啊,大路上的車都堵著不動,而且護衛的車沒有跟來啊。那群沒用的傢伙。

 

Gian:這可糟了啊。可不能讓紐約來的客人坐計程車吧。

 

Gian旁白:(就在那時)

 

(撞車)

 

Ivan:怎麼回事……可惡!

 

Gian:疼……

 

Ivan:怎麼了……紅綠燈壞了……不……這到底……

 

Gian:怎麼了?外面……怎麼……全都暗下來了?到底發生什麼了?

 

Gian旁白:(剛才還點亮著夜晚街道的那休閒街的霓虹燈、廉價的電燈還有路燈的光芒,就在這一瞬間,全都消失了。)

 

Gian:真的……對面的馬路一直到銀行街全都漆黑一片了。難不成……Daivan全市停電?

 

Ivan:難道……糟了!Gian,返回車上!

 

(槍聲)

 

GianIvan

 

Ivan:可惡,果然是這樣。不知道是GD還是芝加哥的傢伙……我們被他設計了!

 

Gian:糟糕,我沒帶槍啊。Ivan,車能開動嗎?

 

Ivan:不行,路都被堵著。FUCKFUCK!那群混蛋,停電是他們搞的鬼嗎!Gian,躲起來!FUCK!被包圍了!

 

Gian:可惡,一片漆黑周圍都看不見,這樣下去的話……就沒辦法了吧……

 

(電話鈴聲)

 

Gian:為什麼公用電話會……啊,難不成是……Ivan!掩護我一下!

 

Ivan:啊?你說什麼?

 

(跑)

 

Ivan:可惡!

 

GianBernardo

 

BernardoGian!你沒事啊……太好了!

 

Gian:呵呵呵……怎麼會沒事呢,被機關槍包圍著……抱歉,讓我深呼吸一下。

 

Bernardo:首先我要道歉一下,對不起,雖然察覺到了敵人的攻擊,但沒想到他們利用攻擊供電設施這個辦法,這是我的責任,對不起!

 

Gian:呵呵呵……總感覺好久沒看到工作模式的你呢。

 

Bernardo:呵……好像心情都放鬆下來了呢。對不起……拜託你Gian,在活著回到總部之前的這段時間能不能聽我的指示?我一定會救回你……和大家的……

 

Gian:嗯,我明白了。那我該怎麼做才好?話說……為什麼Bernardo會知道這裡……明明停電了為什麼電話會……

 

Bernardo:那裡是銀行街南邊220街的十字路口對吧。按照你的行車路線,根據攻擊地點的報告,把那裡的公用電話一個個打過來的。大部分的電話即使停電都還能使用的。

 

Gian: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果然是你的風格啊,好厲害,真是電力的魔法啊!

 

Bernardo:電池的交流電和電話線的直流電,這些電流的小知識以後我會開個講課說的。所以Gian……

 

Gian:嗯,我很期待。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Bernardo:本來是想派救援部隊去你那邊,可是馬路上又停電又堵車,行不通了。所以Gian,只能靠你的gutslucky了。首先,你要一個人逃到別的街區去。

 

Gian:一個人?!Ivan怎麼辦?

 

BernardoIvan要在那裡吸引敵人的注意……

 

Gian:要他做誘餌嗎?!

 

Ivan:剛才就聽到了。不用管我,快點去!

 

Gian:你這耍帥的傢伙……

 

Bernardo:聽好了Gian,那條路的右邊,在十字路口前面,應該能看到小巷的拱門。能到那裡去嗎?

 

Gian:我還真遜啊……雖然黑漆漆的但是能看到,是什麼商店街的入口嗎?

 

Bernardo:嗯。穿過那個拱門跑到盡頭,敵人應該還沒到那裡。

 

Gian:只能去……拼一把了啊!

 

Ivan:跑起來Gian!這裡就交給我吧!

 

Gian:抱歉了,Ivan

 

 

Daivan Blackout ベルナルド編2 (BernardoxGian)

 

 

(機關槍)

 

壞人A:應該到那邊去了,包圍過去。

 

壞人B:就算是屍體也行,絕對不能讓那個金頭髮的逃走!

 

(跑)

 

Gian:可惡,那群黑社會到底有多少人啊。那個……好像是說要跑到盡頭去是吧!

 

XX:不准動!

 

Gian:你……

 

XX:不要出聲。GD的傢伙已經到這附近了。你沒事就好GianLucky Dog

 

Gian:啊?!Luchino?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Luchino:準備把鮮花和塗著口紅的花送去會場的途中聽到了開槍的聲音。LADY們都逃走了的時候我就被Bernardo的電話抓到了。不過那傢伙是魔術師嗎?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方位?

 

Gian:這不就是所謂的企業機密了。話說回來Luchino,到底該怎麼辦啊?城裡漆黑一片,而且那邊都是敵人。

 

Luchino:別說這種喪氣話啊,我們不就是為了這個而到這來的嘛!

 

Gian:我……們?

 

Ragtliffe:我是Ragtliffe

 

Gian:你是……清道夫……?什麼時候……

 

LuchinoBernardo用電話抓到我的時候,他就剛在我的背後。那就拜託你了清道夫,我們可不想把老大交給你的同行。

 

Ragtliffe:我明白了。帳單稍後會給你。

 

Luchino:就是這樣。所以Gian,你還要跑一段。聯絡用的公用電話就在那邊小賣店的轉角拐彎,前面的馬路就是了,跑過去吧!

 

Gian:但是……Luchino,你們也快逃吧,太亂來了,敵人太多了啦!

 

Luchino:我們就全押在Lucky dog一個人身上了。好了,去吧!

 

Gian:又給我耍帥……

 

壞人A:找到了!有人在動。那邊!在那裡!幹掉他們!

 

Luchino:可惡,已經發現這裡了啊!

 

Ragtliffe:果然剛才的電話應該是被竊聽了,真不像平時的Bernardo啊。哦,Giancarlo先生請不用在意。好了,Let's go

 

Gian:可惡,我……

 

Luchino:跑起來Gian!不要回頭向前跑吧!來吧!外行的混蛋們,我來當你們的對手!

 

(開槍)

 

Gian:抱歉了,Luchino,清道夫……

 

Ragtliffe:對了Giancarlo先生,要是腳下被什麼東西絆到也請不要在意,只是一些安全裝置罷了~

 

(腳步聲)

 

壞人A:嗯?看到了!在那裡!

 

壞人B:看到了!那個金頭髮的,那傢伙就是Lucky dog

 

壞人A:給我追!他進了那邊的小巷了!

 

Gian:糟了!呃?腳下好像被什麼絆到了……可惡!

 

壞人A:是那傢伙啊!別開槍,在小巷開槍會彈飛子彈的!

 

壞人B:啊?怎麼了?剛才好像踩到什麼……

 

(爆炸)

 

Gian:怎麼了?!地雷?!

 

壞人B:可惡……糟糕,快逃……

 

(再炸)

 

壞人B:為什麼他逃跑的方向會有地雷……明明這麼黑那個傢伙還……

 

Gian:好厲害……用地雷……他以為打仗啊。話說,呵呵,確實是打仗啊……

 

(電話)

 

GianBernardo

 

BernardoGian?是Gian嗎?

 

Gian:嗯。不過我已經暈得連裝傻的力氣都沒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事,我都只是在逃,什麼都……

 

Bernardo:對不起Gian,可以的話我真的想現在就跑到你那裡來……

 

Gian:我也是,好想見你啊,不只是聽你的聲音,而是活著……再……可惡我都想哭了……

 

Bernardo:嗯,我也是。但是男子漢在哭之前還有要做的事情不是嗎?

 

Gian:我明白。接下來該怎麼做?

 

Bernardo:現在GiulioAlexander顧問正趕去機場,他們兩人會負責守衛紐約來的客人。所以Gian,還需要你一個人再跑一會。

 

Gian:嗯。我現在到底在哪裡啊?我連左右都分不清了。

 

Bernardo:不要緊的,我會掌控著你的,絕對不會再放手的。Gian,數三下之後往天上看。

 

(信號彈)

 

Gian:嗯?好刺眼……信號彈?

 

Bernardo:這是安排在城外的部下打上去的。正面對著那個光,能看到十字路口嗎?

 

Gian:嗯。這裡是商業區的門口吧?

 

Bernardo:對。跑到十字路口去,在那往左……左轉!

 

Gian:知道了。左邊對吧~

 

Bernardo:對,左邊。沒事的Gian,你會得救的,只要朝著我們lucky的左邊跑就行了。

 

Gian:左邊……嗯!我知道了。我們可是很幸運的呢!那就這樣,等我到那邊後再給我打電話哦!

 

(掛電話)

 

Gian:呵……左邊是吧~

 

(跑)

 

Gian:的確吃飯的時候拿刀的那邊就是左邊對吧~

 

 

Daivan Blackout ベルナルド編3 (BernardoxGian)

 

 

Gian:這裡……那條路……不就是修女院長的那個修道院嘛,難道是叫我到那邊尋求上帝的幫助嗎?怎麼可能呢,又不是神話故事嘛……

 

Bakshi:喂!那邊的等等!這才是現實!

 

Gian:……什……麼……

 

Bakshi: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這只金毛小老鼠,慌慌張張到處逃竄!不過,迷宮遊戲也到此為止了,Unlucky dog先生~

 

Gian:你是GD的!

 

Bakshi:自我介紹就等我待會嚼著你的內臟的時候再慢慢說吧。哈哈哈哈!好了,向上帝祈禱吧,你這條砧板上的望潮魚!

 

(亮刀)

 

Gian:你這……

 

(門打開)

 

修女院長:怎麼那麼晚了還在大聲喧嘩,都這個年紀了有點羞恥心好嗎Giancarlo先生。

 

Gian:修女院長!不能出來啊!快逃!

 

Bakshi:什麼什麼?幹嘛有個一臉滿不在乎地說教的人打擾我們啊~

 

Gian:快逃啊!修女院長!可惡,你個惡棍!

 

修女院長:那該工作了哦,稅金小偷們!

 

(警車的聲音)

 

Joshua:啊哼,流氓團夥Grave Digger的罪犯Bakshi Christensen,你已經被完全地包圍了,迅速放下武器趴下投降吧!

 

Bakashi:巡警?!可惡!你們這些#%#!為什麼會在這裡!

 

Gian:為什麼……?那傢伙……難道是……Joshua!?

 

Joshua:我是聯合國搜查局的搜查官Joshua Hamilton,放棄抵抗吧!

 

(開槍)

 

Joshua:威嚇射擊僅此一次,我數三下,迅速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Bakashi:可惡……

 

Joshua1

 

修女院長:你還真是失算了呢~

 

Joshua2

 

修女院長:你應該有這個心理準備的吧,既然特地到教堂來撒野~

 

Joshua34

 

Bakashi:混蛋!

 

Joshua:跳下去了?別讓他逃掉!開槍!

 

(槍聲)

 

Bakashi:我不會放過你的!Lucky dog!絕對要把你的腸子從肚子裡拽出來當玩具!哈哈哈哈哈~

 

Joshua:那傢伙是人嗎?!在屋頂上跳來跳去誒!

 

Gian:我就是被這種變態盯上了,你也應該安慰一下我吧。好久不見了!Joshua

 

Joshua: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呢。不過沒事就好。

 

Gian:話說,你怎麼會在這裡啊?獄警的工作被人炒魷魚了嗎?

 

Joshua:請稱之為跳槽。嗯,和Roid一起從獄警專職成搜查員了。沒想到在Daivan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這個啊~

 

Gian:可真幫了我大忙了,沒想到你們會在這裡。

 

Joshua:嗯。因為剛才聽到所謂的報告,大致說流氓團夥會來襲擊這裡。

 

Gian:報……告?啊……

 

Joshua:而且,明明是秘密潛入的,為什麼我們的位置和電話號碼會被Gian那邊的接線員知道呢!

 

(電話鈴聲)

 

Gian:難道是……

 

修女院長:很吵誒,快點去接啦。還有,快點說完。

 

BernardoGian!是Gian嗎?你沒事吧!

 

Gian:嗯,darling。性命和貞操都保住了。親~

 

Bernardo:哈哈……Gian……Gian……Giancarlo……

 

Gian:呵呵……幹嘛啦~

 

Bernardo:謝謝。Gian,你沒事太好了~

 

Gian:這是我要說的話。Thank youBernardo

 

Bernardo:我只是坐在這裡打打電話而已。然後,剛才就有好幾條線路想讓你接聽,我給你轉接過來。

 

Alexander:你還活著啊!敗家子~

 

Gian:老爹!

 

Alexander:還讓前任的我來做這種吃力的活,你這不孝子。時隔多時地又槍戰了,不過我還是很行的吧,Giulio

 

GiulioGian先生!您沒事吧?

 

GianGiulio~~我沒事。只是鞋底磨掉了一層而已……

 

Giulio:太好了。對不起,我沒能來救您……

 

Gian:客人們平安無事就好,對吧。了不起哦~Giulio,幹得很不錯!真不愧是你!

 

Giulio:不……我……謝謝您……

 

Alexander:喂喂,我也很努力啊。就是這樣,下個月的零用錢我想加……

 

(掛斷)

 

Ivan:啊,你還活著啊。我這邊沒事,只是愛車梅賽德斯傷痕累累了。

 

GianIvan!哈哈,抱歉了,修車的費用到我這裡報銷吧。謝謝了~

 

Luchino:真不愧是Lucky dog。我這邊已經平安到達總部。啊,等等,換Cavalli顧問跟你說~

 

Cavalli顧問:GianGiancarlo!你沒事啊啊啊啊啊……

 

Rosaria:不行啦爺爺,你還不能動啦。你真的守信用啊!Giancarlo大哥,您沒事啊,太好了。

 

Cavalli顧問:沒事就好。帳單的收件人就寫我和Lani先生(Bernardo Ortolani)可以吧~

 

Gian:哈哈……哈哈哈哈哈……OKOK……Thank you。謝謝大家!

 

BernardoGian,還有大家,幹得很好。電源恢復之後回總部開個總結會,有事的話就跟我聯繫。那麼,我的工作就到此結束了。Gian,我會馬上讓護衛過來接你的,另外……沒能對這次的攻擊做好防備,讓你這個老大面臨危險,是我的責任。幹部之首的位置我會……

 

Gian:笨蛋~不准做這種事,這可是Boss的命令。太棒了,Bernardo……你最棒了!

 

Bernardo:怎麼了?我只是坐著打了電話而已,沒能過來救你……

 

Gian:這樣就夠了啦!你只要這樣就夠了!最棒了!最棒了!Bernardo

 

BernardoGian……

 

Gian:太棒了Bernardo……我只要這樣的你就夠了……最棒了!我愛你!

 

Bernardo:嗯……Gian,我也是……我愛你。你才是最棒的!…對了,你那邊……周圍有人在的吧!

 

Gian:管他呢!我愛你哦!Bernardo……我愛你!

 

Bernardo:謝謝……Gian……我也是……我也是……從那時開始就……

 

Gian:嗯。我們……呵呵……哈哈哈……嗯?電力恢復了啊,對面變亮了呢!

 

Bernardo:是已經天亮了。快點讓我見到你哦,Gian

 

Gian:嗯。我馬上就回來!

 

 

おまけ インダビュー?ウィズ?CR5

 

 

 

Gian:夏末的海邊,殘留的只有離群的海鷗的叫聲和銹蝕的海水的味道,還有被水母蟄到的痛楚而已。我們接受了一位美麗的少女的委託,乘著Ivan的愛車去了佛羅里達。那件事簡直就好像流氓喜歡寫漢字讀音讀(“夜露死苦”這種)一樣莫名其妙,既苦悶又悲痛,然後……對不起……我也搞不明白了。事件的筆記中留下的主題是《下次Surfing Bird Blues》。那個……我們好像不是偵探,而是黑社會吧。

 

Gian:啊,剛才那樣可以嗎?謝謝~那就這樣~大家辛苦了~

 

(開門出來)

 

Gian:辛苦了……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啊。好了,吃完飯便回去吧~

 

Rosalia:啊哼啊哼啊哼啊哼……麥克風已經打開了是吧?你好,我是Rosalia Cavalli。今天要獨家採訪Daivan市的Cosa Nostra CR5的各位幹部。當然,Ivan~也包括你哦~

 

Ivan:這可是老頭子的錯。借什麼答錄機給大小姐……

 

Cavalli顧問:哎呀,我沒想到是那麼小能隨身攜帶的東西啊。那也採訪一下我的故事……

 

Rosalia:那邊的!已經開始錄了啦,講閒話能小聲點嗎?那麼,今天想問幹部們的是——第二代老大Giancarlo先生是個怎樣的人?正好今天好像由於工作的關係只有Giancarlo先生一個人不在場,希望大家能毫無保留地坦白告訴我們Giancarlo先生的事情。那麼,就讓我們先來問問幹部之首的Bernardo Ortolani先生。請問,Giancarlo先生是個怎樣的老大呢?

 

Bernardo:呵呵……大家好,我是幹部之首OrtolaniGiancarlo……Del Monte老大的事嗎?嗯……雖然由於立場的原因很多事不能說,那就說一些無傷大雅的,我個人對他的印象吧。Giancarlo,人稱Lucky dog Giancarlo,別看他那樣,我卻覺得他是一個理想的老大,並且最不像老大的一個人。這兩句話都是褒義的哦。確實他還很年輕,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如果我們是普通的組織的話,可能Giancarlo當不好這個老大。不過,我們是CR5——Capo Regime:cinque。有能力把我們五個人凝聚起來,除了老大——Giancarlo之外不會有別人可以辦到。那種能力……該怎麼說呢,不是靠手腕,不是靠女人,卻也不僅僅是魅力,是把男人都拉近的一種磁力,我覺得他就好像是有著那種能力。

 

Rosalia:非常感謝。那麼,讓我們再問問剛才一會贊同一會反駁的幹部——Luchino Gregoretti。作為他的部下,請你毫無保留地說說對Giancarlo先生的印象。

 

Luchino:大小姐午安,又變漂亮了呢。我要說的話基本都被Bernardo說掉了,對Gian的印象啊……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是個讓人操心的傢伙吧。那傢伙又不懂事理又不會穿著搭配,還討厭洗澡,最主要的是壓根不會幹活,一直都現在都像是實習老大一樣。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無法接受除了他以外的老大……BOSS。要說原因的話……嗯……講不清楚呢。可能就是他那種悠閒的感覺讓人很放鬆,能放手去做。不過我也有好好輔助著他的說,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但順利解決了西海岸聯軍的會議,和紐約的高官、芝加哥的組織也套上了交情,都是靠著他的能力。啊?那到底是怎樣的能力?啊,Giulio,就交給你來說了。

 

Rosalia:謝謝你Gregoretti先生。那接下來就讓我們來問問Giulio Di Bondone幹部吧。

 

Giulio:你好。那個……是要說Gian先生的事情對吧?(默)

 

Rosalia:那個……請問……Giulio先生?

 

Giulio:要從哪裡開始說來著……Gian先生的能力是吧?Gian先生很厲害,有很厲害的能力……是個有著很厲害的能力的人。雖然經常被叫做Lucky dog,但那不僅僅是運氣,Gian先生還有著比這更珍貴的東西。要說那是什麼的話……不表達出來的話不行啊……對哦,還在錄音是吧。簡單來說就是,怎麼說來著……Gian先生是……嗯,他是全世界。他的存在就是全世界。

 

Ivan:一點都不容易明白啦,話說,根本就不知所謂啦!

 

Rosalia:不行啦Ivan,怎麼能在我問你之前就開口說話呢?還在錄音呢。真是的,拿你沒辦法誒。那麼Ivan,對你而言Giancarlo先生是怎樣的人呢?

 

Ivan:喂喂,為什麼只有我是被叫做“Ivan”啊?沒說我的職務也沒叫我“先生”啊!

 

Rosalia:因為……

 

Cavalli顧問:你這個蠢魚(瑞典語)Fiore,回答問題!

 

Ivan:知道了啦……那個……Gian那個笨蛋說實話一點都不像Boss。不過他不在的話我們就會變得七零八落。CR5裡,他就像是車軸,我們就像是輪胎。四個輪胎和一個車體,少了其中之一都會完了。只有車輪的話車子沒法跑,只有車體的話也就只是一堆廢鐵。

 

Cavalli顧問:Capo Regime:cinque——CR5,原本應該是幹部五個人加上一個老大構成的組織,但我覺得現在這樣的情況也不錯。可能Alexander原本也是這麼計畫的吧。

 

BernardoAlexander顧問怎麼了……?

 

Cavalli顧問:啊,沒什麼,都是過去的事了。

 

Luchino:這樣下去我也覺得無所謂啦,不用勉強硬加個新人進來。

 

Bernardo:雖然照常理來說可能備胎也是需要的。

 

Giulio:這可不是Gian先生不在場的情況下應該談的事。

 

Ivan:話說回來,那傢伙可真慢啊,到底到哪裡胡混去了?

 

(敲門)

 

Gian:喲~嗯?老爺子好~大小姐也來了啊。

 

Rosalia:午安,Giancarlo先生,我來玩了。

 

GianLucky~還好買多了。本想在晚飯前打打牙祭,去了常去的店裡買了熱狗。大小姐也吃的吧?一起把嘴邊吃得髒兮兮的吧!!

 

Bernardo:呵呵,跟Rosalia大小姐說這種話,真不愧是你啊~

 

Luchino:主角登場了啊,雖說BGM不能當歌劇用。

 

Giulio:歡迎回來,Gian先生~

 

Ivan:慢死了啦你個豬,不是一直跟你說晚回來的話要跟我們聯絡……

 

Gian:話說,你們湊在一起說什麼了來著?

 

眾人:就是你的事情啊~

 

Giulio:講你的事情~

 

Rosalia:講你的事情~

 

Cavalli顧問:講你這傢伙的事情~

 

Gian: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朝霞戀慕之地。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繁體翻譯點進去....沒東西QQ 還是該說不能用呢...那是載點?
  • 沒錯那是載點喔!若還是有問題可以給我信箱我mail過去//

    飛。Asaka 於 2014/02/22 11: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