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悸  (上)

 

 

  樓廉清做了個夢,是兒時時期與姐姐們和弟弟一同出遊的夢。

 

  那時玩累了,已是高中生的大姊領著弟妹們來到海水域場旁的小餐館坐下,挑了個最靠近海的位置。大姊用花式吸管將熱帶水果茶緩緩消滅,而二姊則伸出舌將裝飾用的檸檬片捲進嘴裡,然後用極扭曲的表情乾噁著把酸澀吐了出來。大姊的笑聲引來了店員的白眼,躺在我腿上了小弟也皺眉翻了個身。

 

  之後我們走著沿海公路要回民宿時,大姊突然轉身說要告訴我們三人一個秘密,她說,她愛上了學校裡的學長。和我同是國中生的二姊頓時被挑起了興趣而朝大姊黏了過去,還在讀小學的弟弟依舊抓著我的手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大姊的臉頰被夕陽照得通紅,她勾起嘴角說:「有次不知道怎麼了,只記得當時他朝我笑了一下,」大姊闔上雙眸,「現在我還聽得見那時候的心悸,」她比出了平常我們姊弟玩槍戰電玩她贏時最愛的射擊手勢,「是子彈射中心臟的聲音。」

 

飛。Asa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